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8th Apr 2013 | 一般 | (1 Reads)
夏天唯一的樂趣也只有滾鐵環了,實在想不出還有其他什麼取樂的事。 我總是奔赴曬穀場。那裡有很多孩子在滾鐵環,繞著曬穀場奔跑,一圈,二圈,三圈……我沒有,我看著,奔跑著,太陽很耀眼。那個時候要找一個很好的鐵環是很難的,我父親不是鐵匠,當時我希望父親是個鐵匠——像表哥的父親——我就會叫父親給我打個比誰都漂亮的鐵環。我的父親不是鐵匠,於是,我總是跑到曬穀場,我看他們,一圈,一圈的跑,我也跟著他們跑…… 雖然我沒有自己的鐵環,但是我的鄰居在不玩的時候他會借給我玩,於是在月亮出來的時候我仍在曬穀場上一個人奔跑,很幸福。我比誰都努力,彷彿很聰明,我的技術很快就成為村子裡最好的。可是我沒有自己的鐵環,這總是讓人遺憾的。每每要父親找我,把我抱回家,吃飯,然後睡覺。只有在夢裡我是有自己的鐵環的,在曬穀場上奔跑,比誰都快,持續不落的時間很長很長,幾乎是沒有掉落的,我想那就叫著幸福。我的鐵環是村子裡最好的。我夢見父親是個了不起的鐵匠。 表哥的父親是鐵匠,表哥有個頂好的鐵環,是鐵匠專為表哥打的。表哥在曬穀場上跑的最快,也最興奮,因為他的父親是個鐵匠。我很羨慕。可是,我和表哥的關係很一般,我沒有更好的理由接近他。只是有一次,他走到我的身邊,說,給你玩。我呆呆地看著他,他又說,給你玩你就玩不玩我就玩了。於是,我拿起鐵環和滾鐵環用的工具,我的技術非常好,在這個村子中,我是最好的,但我不是第一個開始的,第一個開始滾鐵環的是表哥。我跑了一圈又一圈,彷彿我就在這種奔跑中形成了一個軌道,我是其中一顆行星。耳邊的聲音像美妙的音樂,就像鄧麗君的歌聲,我全身心的陷入了這樣的魔幻之中。我滾著村子裡最好的鐵環,我是村子裡滾鐵環滾地最好的人…… 夢總是有盡頭的時候。 耳邊美妙的音樂在翻騰著,這個時候,表哥的喊聲讓我一下子回到現實中,太陽火辣辣的在頭頂上,表哥說,我要你的藏刀,你把藏刀給我我就天天讓你滾我的鐵環。我一下子沒有了興趣。我停下了,把鐵環還給表哥,表哥沒有接,說,你把藏刀給我我就天天讓你滾我的鐵環。我說,不,那是我爺爺留給我的,不能給別人。表哥說,我還叫父親給你打個最好的鐵環。我仍說不。表哥惱了,把鐵環搶回去,跑回家了。我還是呆呆的站在火辣辣的太陽下。 藏刀是爺爺留給我的唯一東西,我不能給別人,就是父親我也不給。我把藏刀藏在一個很隱秘的地方,我把它藏在我的身上,貼著身子,洗澡也不拿開。藏刀是爺爺從一個貨郎那裡買來的,花了爺爺好幾個銅幣。那是一把非常精緻的藏刀,有美麗的雕刻,上面是有一隻龍和一隻鳳,刀不大,很鋒利,長20多厘米,彎曲的刀身,還有精緻的刀銷,同樣刻有美麗的圖案,還有我不認識的文字。那其實就是一把匕首。這是我唯一禮物,唯一能讓我自信的東西。那是爺爺留給我的東西。可我已經忘記爺爺的微笑了。 我的父親沒有給鐵環,但是父親給我做了一個不怎麼精緻的陀螺,我感到遺憾,而父親的笑容,使我感到溫暖。於是,那一個夏天你可以看到一個八歲的男孩子在曬穀場上鞭打著陀螺,把陀螺抽得嗡嗡響。與其他的孩子格格不入,他們都圍著曬穀場奔跑,滾鐵環,一圈,二圈,三圈……直到太陽最後一屢餘暉沉落山谷。 我最終沒有得到一個屬於自己的鐵環。 我一直抽打著父親給我的陀螺,像抽打著漫長的歲月。 長大了,我在大學裡有自己的天地,有自己的朋友,談天說地,但是和朋友談起童年的遊戲時,我仍然為自己沒有得到一個屬於自己鐵環而遺憾。雖然過了這麼多年,童心也漸漸的泯滅。 把藏刀拿出給我的朋友看,他們都說,這是一把非常精緻的匕首,具有非常高的收藏價值,他們都很羨慕。我笑笑。我想起爺爺和童年的夏天。

| 3rd Apr 2013 | 一般 | (1 Reads)
打工於我早就不是什麼陌生事兒,白工之事也早有耳聞,雖然那時我還是生活在偏遠的農村小鎮上,但我萬沒想到自己有一天也會步入這行業,而且做的是白工。 大學快畢業那會兒,按學校教學計劃是長達半年的實習階段。我原以為實習期間會有少許的工資,畢竟學了這麼多年的理論知識,而且平時自己也沒少鍛煉。沒想到居然是打白工,有的同學還得倒貼實習費。一聽這,我情緒就跌落到了谷底。 臘月裡的貴州高原已經很冷了,漫山遍野蕭條萬分,找不到一絲溫馨的感覺。城市中的高樓大廈和匆匆來去的車輛也都靜悄悄的,明顯地少了往日的喧鬧。我起早摸黑奔波在這座高原城市裡東串西尋找實習單位。由於自己是在考完了期末後才去找,很多本專業相關的單位都已招滿了人。本來這座城市的媒體單位就很少,現在又是實習高峰期,想找到對口單位接納就更難了。我找了很多單位,都是剛走到門口還沒進門,人家從專注的電腦熒屏上側過臉來看到學生模樣的我就立刻明白了是怎麼回事,於是就搶先開口拒絕說不需要實習生,弄得我好不尷尬?我可是什麼都還沒說啊!儘管聰明的他們早已準確地猜到了我的意圖,但最起碼的禮貌也得先讓我說句話吧! 吃了很多次閉門羹後,我慢慢地平息了心中的怨氣和不滿,不再像先前初次那麼憤怒了。我執著地繼續去尋找,不斷的推銷自己。當然,現在看來想在新聞單位實習是不太可能的了,幾乎所有的新聞單位我都已跑遍。只好轉而求其次,找雜誌單位實習。 想想自己其實也挺酷愛雜誌的,只是覺得雜誌的出版期數要少很多,鍛煉的機會也會很少。但事已至此,也就顧不得那麼多了,只好過去。 我找到一家自己比較喜歡的青年雜誌實習,雜誌社裡的同事們對我都很友好,令我之前的所有不快都已煙消雲散,取而代之的是滿臉的愉悅和無邊的幸福。感覺在那個寒冷的冬天裡悄然地湧上一股火焰,溫暖著我的身心。 經過一周的忙碌奔波,實習單位總算找到了,也就因此心安了不少。 剛進去那會兒,我覺得在雜誌社裡上班是很悠閒和輕鬆的事,既自由又隨意,只要把自己負責的版塊做好其餘就沒啥事了,上下班時間都挺隨意的。由於這份雜誌是半月刊,而且頁面不多,因此工作量相對要比報社少得多,大多數時間都是在上網瀏覽網頁和尋找信息。 但是我的猜想錯了。 正因為雜誌出版的期數少,因此對稿件的質量要求就特別的高,無論是在角度、觀點上,還是文筆上都有嚴格的要求,往往是一篇稿件寫完要經過多次的打磨修改方能定稿排上版面,否則是過不了主編那一關的。 我依然住在城郊學校的宿舍裡,距離雜誌社足足有二十多里路,乘公交車得一個小時,最令人痛恨的是還要轉車,這一轉一等的,弄得我心理那個急啊,簡直沒法說。剛步入社會工作心理就這麼緊張,內心難以平靜,很多時候都不在狀態上,卻還要強裝著靜如止水,一副無比堅強和成熟的樣子。慢慢地才發覺自己已失去了往日的自由和浪漫,投入到了不得已的緊張工作中,和大多數的成年人一樣忙碌地為生活奔波。 不知不覺中冬天已經很深了,貴州高原的天空灰濛濛地壓了下來,讓人覺得有一陣陣的壓抑。 約好的一個採訪在下午四點,某大酒店。卻左等右等遲遲不見來者,自己又不能離開,這個採訪是社長特意囑咐的,不能就此揮袖而去。於是漫步在熙熙攘攘的街頭上,開始漫無目的地行走,恍然間才記起已來這個城市快五年了,卻依然是那麼的陌生。以往只顧著學習,沒有多少時間來城裡轉幽。 就這樣走著想著,兩個小時就過去了。急忙撥打電話,那端傳來倦倦的聲音,說自己已到城裡,去一個朋友家辦點事,要再等會兒才能見面。 夜幕開始緩緩地拉了下來,各式各樣的燈光一盞盞地亮起,給這個冰冷的冬天和無邊的黑夜增添了些許的溫暖和希望。不知是誰說過“光就代表希望”。我繼續著行走在燈火闌珊的南明河畔,河中倒影的燈光把水照透得明亮明亮的,煞是好看。那座像征著築城標緻的甲秀樓在倒影中相得益彰,有幾分安靜,又有幾分蕭穆,六百多年的風雨滄桑依舊如故,生機昂然。 其間我又打過幾次電話,均說在忙碌,只得再往後推。這時夜幕已完會黑透,肚子也開始不聽話地嚷嚷起來。在就近處找家北方餃子館填填肚子。這一吃不要緊,要緊的是湧起萬般思緒。想起小時候母親總是在過年過節時包餃子煮給我們兄妹吃個歡喜,可自從母親病重臥床後就再也不能下廚了。心中的酸澀和愧疚瞬間潮湧上來,淚水禁不住地無聲滑落,淋濕了手中的筷子,才猛然發現自己已經很失態了,館子老闆正不解地看著,不說話。 時間就這樣又過了兩個小時,八點正式進入採訪。在豪華的五星級酒店客房,昏暗的床頭燈光下,坐在我對面的是另一座城市裡的某公司董事長,是本屆省十大傑出青年人物。自己初出茅廬,接此採訪重任,難免會有些緊張,幸好受訪者是那樣的親切、和藹與善解人意,使得我很快就恢復了平靜,進入非常鎮定的工作狀態裡。 兩個小時的採訪很順利,基本上需要瞭解的情況都已弄清楚,這時已過了晚上十點。與之握手致謝後,便匆匆地跑出酒店,我在想,這麼晚了還會有車回學校嗎? 穿過寂寥的大街,快步行走,天空中飄來細細的雨絲夾雜著片片的雪花漫舞。我全身不停地顫抖,實在是太冷了,來時還好好的。築城的天氣就這樣,變幻無常,令人難以把握,恍如這個世界。 大約半小時後,我來到人民廣場旁邊的貴州電視台大樓前,終於找到一輛開往城郊學校的巴士,此時在心裡交織著無比的興奮與淡淡的憂傷。 採訪不易,寫稿則更難。我反反覆覆地在床上翻來轉去,卻怎麼也睡不著,一心在想稿件要怎樣寫才新穎,才能達到領導所要求的質量,這讓我連續失眠了好幾夜。每每醒來想要動筆時,卻又不知從何入手,心情一差,就乾脆放下筆來等理通了思緒再寫。三更半夜地點亮床頭的蠟燭,在微弱的燭光中草草地完成一篇又一篇的稿件。也因此度過一個又一個難眠的夜晚。

| 14th Jul 2012 | 一般 | (2 Reads)
  人的皮膚表面有許多神經末梢,對冷、熱、痛等都有感覺。手被紮了,這個信息通過傳入神經迅速告訴大腦,大腦通過傳出神經告訴手收回來,免得繼續被扎。這種信息傳遞速度非常快。所以,我們在剛覺得痛時,手就收回來了。

| 16th Jun 2012 | 一般 | (1 Reads)
+Q 764984320 這個星球,沒有誰照樣會轉。 有了誰,也不會轉的更快。 一幅素描,描出了黑白的花邊,黑白的世界。 曾經的海誓山盟,敵不過現在的好聚好散。 我不是個傻子,什麼都可以相信。 所謂的溫柔,只不過是想要個借口。 我描繪不了鳥語花香的世界。 鍵盤此起彼伏,怎麼拼湊104個鍵,也拼湊不出那些甜言蜜語 我恨自己沒有看清,這個世界早已物是人非。 恨,為什麼自己要那麼沒出息,沒出息的流眼淚。 我是個傻子,分清不清是是非非的傻子 在那些歌詞裡面尋找著自己的心情 現實,一個讓人恐

| 9th Jun 2012 | 一般 | (1 Reads)
茫茫大海藍藍天 白浪滾滾欲翻江 波濤洶湧多壯闊 不見遠處有岸邊

| 6th Jun 2012 | 一般 | (2 Reads)
夜幕峭寒,輾轉反惻,憂思不寐。長相思,無窮極。輕倚寒窗,素月清輝影伶俜。涕淚交流,把酒吟樽,愁緒難解。 良辰何許?咄唶獨傷。素質纖纖,更添幾許閒愁,紅顏憔悴。慊慊我思,迢迢路長,相思無從寄。憂心孔疚,何以慰苦辛? 夢裡縈迴,迷不知路。引頸顧瞻,繁華空自零落。煢煢而立,顧影淒自憐,秋風肅瑟,憂思難絕,淚沾衣襟,愴矣其悲! 夕陰忽遒,非復芳華,及爾同歲暮。回首往事,幾度繁華來去,皆已成空。慨歎韶華輕逝,流年虛度,感念怫郁悲何如! 草木搖落,霜華已曦。輕撥琴弦,歲若清淺,寄君一曲,弦絕念彌敦。 欸物情之冷暖、世事之無常,無不淒越感傷,涕零滿面。舊事莫復陳,驀然回首,已是另番光景。 嗟乎!時遷歲暮,流年不復,踟躇終何之?猶記夕霽繞輕素,征鳥在歸途。憂來思君還,秋水已成冰,淒切不已。芳華誰待?此情何寄?纏綿悱惻,莫知我哀! 少時多歡娛,老來追思不已。歲月清寂,淡了過往心事。 咄嗟不已,幾歲榮枯,奈若何?秋風吹碧落,冬雪被草枯。窗外日冥冥,臥痾已久,霏霏淚下,曷雲不惻愴? 浮生若夢,紅顏已歿,韶華為誰傾負。囅然一笑:不悔、無怨 倘若來生再見,惟願相逢陌路,不復此生怨長。輕舟獨往,梵音淺唱。芳渚擷杜若,清溢流香。舟越瀟湘,輕泛漣漪,流水潺湲。索居江南,譜一曲紅綃,一蓑煙雨任平生。自此,飄颻長若斯,歲月靜好,清淺一生。

| 29th Apr 2012 | 一般 | (1 Reads)
我以為我永遠也不會是先開口說分開的人。可是現在看來,我不得不先做這個壞人了。 囝囝說過,只要我不說分開,他就永遠不會先說分開的話。那時的我信誓旦旦地回道:我更加不會先開口。 一年多來,我都是我行我素,想做什麼,都是自己一個人決定,決定後告訴他,他都會答應。 加勒比3里面的威廉對伊莉莎白說:你凡事都是自己做主,叫我怎麼能夠信任你。 我也是這樣的一個人呢,囝囝是否也一樣不信任我呢? 經過上次吵架後,我在努力成為一個對他好的人,好的我自己越來越不能接受,感覺自己真累。我學著那些溫柔的女人一樣向他撒嬌,心裡卻充滿了厭惡。感覺自己好虛偽。為什麼我對他好不能是出於內心真實的想法呢?我還愛他嗎?這些問題,我沒辦法回答自己,更不敢向他提問,除非我自己找死。呵。 感覺自己對不起他,他其實想要的不多吧,只不過是一個對他好的人,為什麼我做不到呢? 也許,在這個愛情故事裡,他是對的,時間是對的,錯的是我這個人吧。是我要求的太多?是我太自以為是了。應該要好好珍惜他的,不是嗎?努力去做到吧。發自內心。 文章來源:小學生雜誌的BLOG |I BeLiEvE I CaN FlY | CyberJournalist |No Silence Here | 像風一樣去旅行 |有空來坐坐 | Defense Tech |陳安之官方部落格 | 熱風冷眼—央視主播芮成鋼 |原版加菲貓 |

| 28th Apr 2012 | 一般 | (2 Reads)
夜很深了,父親突然打來電話,囁嚅了好一陣才說:“把那棵麥梨樹砍了吧,莊裡修路要從那個地方過,原想給好好說一下錯過一點就行了,沒承想還弄不成。”頓了一下接著說:“幾年爭取修路都沒成,今年給交通局把話下盡了,最後答應每戶集資一千元,勞力全出,提供一切方便,人家才同意的。”末了說到:“何況那棵麥梨樹也已經朽透了,說不定哪天倒下來還會砸著房子,還不如早一點砍了放心呢。”父親在極力地尋找著砍樹的理由。 我知道,這一千元的集資款是大多數家庭一年純收入的一半,全莊兩千多人爭取修路已經有五年多了,別的村都通了路,惟獨我們村還在人背畜馱。 麥梨樹是做傢俱的上等木料,尤其做桌椅的腿結實牢靠。在西秦嶺深處的老家,長到那樣高大的麥梨樹,莊子裡絕無僅有。父親知道我對麥梨樹的特殊感情,弟弟結婚時就想砍了它做傢俱,父親默默不語,在修新房時,父親又特意在距麥梨樹三尺之外才放線砌地基。此後,麥梨樹就一直孤獨地立在白牆綠瓦的新房牆角。 麥梨麥梨,麥子成熟的時候,梨子也就熟了。我上小學的時候,那棵麥梨樹剛剛進入盛果期。那黃綠黃綠的梨子,皮兒紙一樣薄,水分飽,果肉多,仔細品嚐,還略有一絲檸檬般的酸味,但恰恰就是這一絲酸味,使我們家的麥梨成為方圓幾十里味道最好的麥梨! 但這麼好的梨子我們卻很少吃,每到梨子成熟的季節,就把它採摘下來背到集市上變買成錢,以供我們弟兄姊妹五個交學費,買油鹽。每到星期天,全家就早早地起來,母親做飯,父親則拿上那根頂端紮了一個小布袋的竹竿領上我去摘麥梨。父親在樹上摘好後遞給我,我小心翼翼地一個一個往小背簍裡裝,一隻背簍大概可以裝一百多個。急急地吃完早飯,父母上山去做農活,我則背上麥梨趕往縣城去賣。 從家裡到縣城有二十多里路,但我卻總覺得遙遠無比。走到中途,每走幾步,我就得在路邊的土坎上歇一會兒。快到縣城的時候,我只能像小甲蟲一樣一步一步的往前挪,汗水常常濕透了衣服,肩上的背簍系彷彿鑽進了肩胛骨。 精疲力盡的我到了集市後,趕緊放下背簍,先挑選一些個大光鮮的梨子擺放開來,一邊拿期盼的眼神等待顧客光顧,一邊用手帕擦拭梨子上灰塵和果垢。風吹日曬,梨子上的塵垢很難輕易清除掉,常常地,我就得用指甲摳,用指肚磨。每趕一次集回來,我的手指幾天疼地連握筆都很困難。更令人氣憤的是,我剛在集市上擺好梨子,大雨就直潑下來。那時候,我常在心裡怨恨西秦嶺深處的家鄉為什麼總有下不完的雨。 在城裡人的挑剔和討價還價中賣完梨之後,也是我童年時光中最愜意和快樂的時刻——父母允諾我用賣梨的一部分錢用來買書和看電影。幾年下來,我不僅看了《地道戰》、《奇襲》、《伊豆的舞女》等電影,還擁有了讓許多小朋友羨慕的《霍元甲》、《三國演義》、《追捕》等一紙箱小人書。後來,在我愛上文學的時候,我才知道《伊豆的舞女》就是獲得諾貝爾文學獎的日本作家川端康成的作品,現在想想,也就是在那時候,文學的因子就悄悄地注入我的血脈。 如今,我也成了所謂的城裡人,每次在買水果尤其是買農村孩子的梨子時,彷彿又看到了童年的我背著小背簍行走在鄉間的小路上。 今夜,父親突然打來電話說村裡修路的事。我知道,父親深知我對那棵麥梨樹的特殊情感,無論是在弟弟結婚還是在修新房時,父親都堅決反對砍掉麥梨樹——儘管那棵麥梨樹早已枯乾。就這樣,一年又一年,在他無語的堅持和我的固守中,麥梨樹也就一直站立到今天。現在,父親自己深夜打來電話,並一再訴說砍樹的理由,我的眼前也彷彿看到了一條鄉親們渴盼已久的、筆直寬闊的大路,經過老家的院子伸向希望的遠方……我還能再說什麼呢? 唉!想起童年那些苦澀之後的些許甜蜜,想起那棵曾經帶給我無限快樂而今即將在老家牆角消失的麥梨樹,我的心就有一種難以言說的痛。 文章來源:心理醫生劉寶鋒的BLOG |紫水晶的BLOG | 化妝造型師溫狄的BLOG |4th and 26 | 牙科保健 |薇薇安老師的星座魔法 | 茶馬古道之孫小美 |快樂 健康 朋友 | emma的晴天包子鋪BLOG |韓雲波的BLOG |

| 20th Apr 2012 | 一般 | (1 Reads)
眼快: 開始拿牌時不要拿四張看四張,等拿完四手牌也就是 12 張牌時再一起翻開看, 一眼看下去,看看能否看出牌型結構,這時如果能看出大概的牌型結構,那起手的牌算是比較好的,可以考慮以這個牌型為先,看完記得跳牌,否則就相公了,再好的牌型也沒用。 危險沒用的牌要跑得快: 當選擇好要做的牌型結構時,剩下沒用又危險的中張牌要先打掉,因為剛開局各家手裡的牌型一般都不是很齊全,早些打掉可以防止別人吃牌或碰牌,等別人牌型結構出來時,你的危險牌已經跑掉了。 選擇牌型結構時要快: 當一手牌出現一個或多個牌型時,選擇要做的牌型盡量要快,要追分就選擇做較大的牌型;如果領先就選擇做胡牌比較快的牌型;當落後一點點時就選擇做隱蔽性較高的牌型,因為這時你通常會受到前後夾擊,做大牌或速度快的牌型容易被別人扣住牌,隱蔽牌型聽牌速度也許會慢些,但是會比較容易胡出來,有利於追分。 聽牌要快: 聽牌越快胡牌和自摸機率就越大,多摸一張牌就多一張胡牌機會,明牌也不要怕,因為別人還要考慮你的牌型是否已經齊了聽單吊,落後多的要追分自然要衝,這樣胡出的機會就多了。 決定棄胡時要快: 當自己的牌已經沒有希望胡出或胡出機會很小時,就要選擇棄胡,不要猶豫,決定晚一點就會給別人多一點胡牌機會,同時棄胡時一定要狠,不要給其它人一點機會,對敵人仁慈就是對自己殘忍。棄胡後不要三心二意,摸張好牌時又不想棄胡,這時已經是後局,其它人可能都聽牌,而自己由於先前選擇棄胡,這時手裡應該抓到炮牌,冒然衝出去極有可能點炮,所以決定棄胡一定要快,要狠,這樣才能早些扣住他人要的牌,顯示出棄胡的效果。 選擇牌型快就佔了先機,危險牌跑得快就為自己胡牌打下了基礎,聽牌快胡牌就快,增加了勝利本錢,棄胡快就能保住自己勝利的果實。

| 16th Apr 2012 | 一般 | (1 Reads)
愛人就是愛人,只能去愛,不要拿來比較。   不要老說別人的老公如何如何的好,   對大多數男人來說,   讚賞和鼓勵比辱罵更讓他有奮鬥的力量,   何況,愛他還忍心傷害他嗎?   愛他一定要尊重他,再生氣也不可以出口傷人,   言語的傷口有時一生都在出血的。   身體的傷害很容易治癒,   而精神的傷害後果是可怕的;   男人大都喜歡吹牛,   你別戳破他的這點小把戲,   他們這樣可以讓自己得到一點力量,   找到一點自信,   好繼續人生征程下面的拚搏。   虛擬的成就感   能讓他心情明朗起來不好嗎?   不可以整天追問對方愛不愛你。   他若真愛你,   你不必問;   他若不愛你,   難道他會對你明確的承認嗎?   他對你的愛,   用心去體會就品味出來了。   老掛在口頭上   不落實到實際的愛太蒼白無力;   婚姻是現實的,   生活是現實的,   風花雪月的戀愛,   不是真正的生活,   婚姻   是從柴米油鹽中感受愛的;   不要太虛榮,不要太功利,   物質的追求是無止境的,   你是活自己,   不是活給別人看的,   鞋子合不合腳只有自己知道   舒服最重要,   其他的都是裝飾,是虛設;   不要擺臉色給對方看,   一個生氣的女人是很醜陋的,   (他工作上已經有許多的壓力,   沒有義務回家   還要看你的臉色哄你開心)   對方性格上會有缺點,   生活細節會與你不同,   令你不滿意,   但人怎麼可能是完美的。   在你面前,   他要放下面具,   做回自己,做個普通人。   寬容是做人和對待婚姻應有的態度;   男人為何喜歡溫柔的女人?   因為他們的內心很脆弱,不像外表般堅強,   他們需要妻子的柔情似水,   柔聲細雨,輕憐蜜愛。   只要你有溫雅如蘭的氣質和外表,   有吐氣如蘭的聲音,有含情脈脈的眼波,   他們很容易化百煉鋼為繞指柔的;   要想得到老公的歡心,   不妨為他的父母多做一些點心。 愛人的父母就是自己的父母,   將心比心,愛屋及烏,   老吾老以及人之老,   只要內心深處真正感受到   這就是我自己的父母,   心理上對老人依戀親密,   老人會感受到這份真心的,   我們自己也有有老的一天。   男人骨子裡全喜歡美女,   看到美女會目不轉睛或回頭行注目禮,   你別認為他不愛你,   也別認為他好色,   愛看美女是男人的本能,   與品格無關。   何況,愛美之心人皆有之;   男人對自己的尊嚴看的比什麼都重要   不管在私下他有多麼的寵愛你,   多麼怕你,在人前一定要給足面子,   讓他做天不怕地不怕老婆更不怕的,   他口中的頂天立地的男子漢,   他應該不大會喜歡朋友們開玩笑說   他怕老婆,   除非他有足夠的強大的後盾   和高高在上的身份,   可是,我們大都是普通人呀;   家庭永遠是第一,   我們固然要對工作負責,   要有職業道德,要從工作中得到樂趣,   但不是做工作的奴隸,   我們工作是為了更快樂的和家人在一起,   享受生活,享受生命很重要;   愛情也是一種發明,   需要不斷改良。   只是,這種發明跟其他發明不一樣,   它滑專利權,隨時會給人搶走。   因此,女人們,請學會改良你的愛情。      永遠不要把栽培你愛的男人或女人,   你把他栽培的太好,   結果只有兩個:   他從此看不起你或他給人偷了。   男人放棄一個跟不上他的女人,   是無義。   女人放棄一個跟不上她的男人,   則是志氣。   追求一個男人的手法不需要太聰明,   但離開他的手法必須聰明絕頂。

Next